热评|“雪容融”接棒 两个奥运同样精彩

冬残奥村正式开村啦!25日,由之前的冬奥村转换而来的北京、延庆和张家口三个冬残奥村正式开村,各代表团陆续到达。北京冬残奥会开幕后赛期共9天,共设置残奥高山滑雪、残奥单板滑雪等6大项、78小项,将产生78枚金牌。在冬残奥会期间,做好赛事、赛场保障,能够让世界各地运动员尽享竞技体育的魅力,而保障他们的无障碍体验也同样重要,进一步丰富了“办赛精彩”的内涵。冬残奥村在冬残奥会期间为运动员和随队官员提供吃、住、行等服务。“观念无障碍、信息无障碍、硬件设施无障碍、服务无障碍”,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筹备过程中遵循的四个准则,也一直贯穿于冬残奥村的建设与维护之中。与冬奥村一样,冬残奥村也将成为安全、温馨、舒适的“运动员之家”。因为身体情况的特殊性,残疾人运动员需要无障碍的环境与硬件设施。从公寓楼、健身中心、娱乐中心、广场区等区域转换和增设无障碍设施,到餐厅重新规划用餐座位、预留轮椅用餐区,再到配备无障碍摆渡车、提供残疾人专用站台和停车位……冬残奥村在冬奥的基础上进一步夯实细节,里面的所有设施都围绕着残疾人的实际需要来,生动诠释了“想运动员之所想、办运动员之所需”的原则。与“硬件”同样重要的,还有“软件”。以交通领域为例,冬残奥会除了设置专用的摆渡车和站台,还为此配备了专门辅助人员。为了更好地服务残疾人运动员,冬残奥村对工作人员开展冬残奥会和残疾人服务知识与技能培训,围绕他们的抵离、住宿、餐饮、交通等方面作出更细致规划,在基本礼仪、沟通技巧、服务技能等领域进行更贴心安排。一切“润物细无声”的关怀,都是为了能给运动员们送去舒适和温馨,让他们状态更好、体验更佳。不仅仅是冬残奥村,在场馆规划建设、竞赛组织、疫情防控、赛事服务、宣传文化等方面的重重暖心安排,用“爱”让“无障碍”连点成线。“两个奥运、同样精彩”,这不是简单的口号,背后蕴含着北京冬残奥会筹办工作的心血和付出。“以运动员为中心”,这不是简单的理念,实则展现在处处见“人”的实践之中。“双奥之城”不负世界期待、对标国际一流,做好北京冬残奥会全域全天候的无障碍环境建设和服务,让人情味和人文关怀充分涌流。3月4日,北京冬残奥会即将如期开幕。“雪容融”接棒“冰墩墩”,冬残奥会徽“飞跃”替代冬奥会徽“冬梦”,变的是形象景观,不变的是这份细心贴心和暖心。期待各位残疾人运动员赛出水平、赛出风采,继续逐梦飞跃!(文|董竹) 责编:秦雅楠

为什么要“双减”?取得哪些成效?权威回应来了

“双减”取得哪些成效?2022年怎么干?教育部回应-中新网教育部网站截图中国网2月25日讯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25日发布“双减”明白卡,就什么是“双减”、为什么要“双减”、“双减”取得哪些成效等问题进行了回应。一、什么是“双减”?2021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提出“双减”即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减轻校外培训负担,教育部党组将其作为“一号工程”。二、为什么要“双减”?事关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学生学业负担过重是个顽瘴痼疾,学生苦不堪言,严重影响到学生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事关国家教育体系根基培训行业野蛮生长,形成了另外一个教育体系,功利主义倾向严重,扰乱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对学校教育体系产生强力冲击。事关人民群众小康生活成色培训机构炒作渲染焦虑,裹挟全社会被动参与,收取高额费用,严重降低人民群众教育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三、“双减”开展了哪些工作?成立专门部门。2021年6月,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形成专门机制。牵头建立由中宣部、网信办、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公安部、民政部、财政部、人社部、文旅部、卫健委、应急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广电总局、银保监会、证监会等19个部门组成的“双减”工作专门协调机制。完善政策体系。单独或会同多个部门快速密集出台30多个配套文件,建立起“1+N”政策制度体系。积极正面引导。协调中央媒体正面引导,发布消费提示,营造良好氛围,减少家长焦虑。查处违规行为。建立巡查制度,通过明察暗访,依法查处隐形变异培训行为,开展寒假非学科类收费专项整治。维护群众利益。降低培训价格、监管预收费、打击恶意涨价行为、规范培训市场秩序,阻止社会焦虑传播蔓延。推进校内提质。强化“三个提高”(提高作业管理水平、提高课后服务水平、提高课堂教学质量),满足学习需求。四、“双减”取得哪些成效?培训市场虚火大幅降温,广告基本绝迹,资本大幅撤离,野蛮生长现象得到有效遏制。原12.4万个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压减到9728个,压减率为92%;原263个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压减到34个,压减率为87%;“营转非”“备改审”完成率达100%;预收费监管基本实现全覆盖,监管总额超过130亿;所有省份均已出台政府指导价标准,收费较出台之前平均下降4成以上;校内普遍实现课后服务“5+2”全覆盖;第三方调查显示,85%的家长对学校课后服务表示满意,72%的家长反映教育焦虑有所缓解,90%以上学生表示学业负担有所减轻。五、2022年怎么干?一是严查隐形变异,巩固治理成果。健全违规培训检查常态化机制,严厉打击“线下转线上”“众筹私教”“一对一”“以非学科名义开展学科培训”等违规行为,严管非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防止出现新的培训热。二是加强非学科培训监管,补齐治理弱项。强化教育与行业主管部门共治,明确设置标准,加强价格管理,维护学生健康和安全。三是完善工作推动机制,强化督导检查。构建校外培训执法体系,推进监管信息化,继续把“双减”作为教育督导的“一号工程”。四是坚持标本兼治,重构教育体系。深刻认识“双减”的根本目的是倒逼学校,加快实现优质均衡,提升课堂教学质量,改革考试评价,实现基础教育教学整体性变革,促进学生全面健康成长。 责编:海闻

美历史学家:共和党在让美国变成一个“权威主义”国家

中国日报网1月25日电 美国历史学者托马斯·泽曼(Thomas Zimmer)近日在英国《卫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指出美国共和党正在努力让美国成为一个由男性白人基督教徒统治的国家,这会使得美国从上到下都变成一个一党专政的“权威主义”国家。 美国历史学者托马斯·泽曼在英国《卫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截图 作者指出,对美国民主来说,2022年的开年不是一个好兆头,再次迎来美国著名民权运动人士马丁·路德金的纪念日,但美国社会一如既往的“混乱”。包括美国总统拜登在内的民主党的领袖们,在全力推动国会通过投票权法案,但最终前功尽弃:美国共和党议员众志成城地阻挡了该法案,民主党的两个激进派议员,乔·曼钦和克里斯滕森·西内马,却在弃而不舍地上演所谓的“两党合作”温情剧。这让美国人不禁提出一个问题:民主党很可能在今年中期选举中失去参众两院多数席位,美国很有可能不可避免地变成“权威主义”国家。 作者指出,这听起来只是一种假设,但并非没有可能。特朗普在大选中失利,试图推翻大选结果以失败告终;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民主党成为国会的多数党派。尽管如此,出现这种不利局面会有多大的可能性呢?2020年美国大选以来,共和党人一直在加大对美国政治体制的抨击,尤其是在各州和地方层面。共和党人团结在特朗普周围,认定“如果得到不民主,共和党不能上台执政,就毁掉民主。” 在共和党掌权的州,共和党人全力推动建立一党制,采用相同的推进策略:聚积党派选区、制定抑制选民法、通过清洗州和地方选举委员会,用让共和党统治领先州立法机构在选举操作方面有更大权力等方式以逆转未来的选举结果、为预防社会人员流动而给抗议活动定罪等手段来进行策应。这些策略不是没有具体化的,但美国最高法院由保守派占上风的现实无疑让共和党有了如此的底气。 共和党是用什么手段让他们攻击民主的行为变得名正言顺的呢?他们自认为唯有他们才是“真正的美国”拥护者,并认为对全面把控民主党的左派和“觉醒”潜伏势力的攻击,就是在维护“真正的美国”。在坚持这种立场之后,民主治理——不管是否获得多数选民的支持——都彻底不具备合法性:民主党不只是一个政治对手,从根上说是一个“非美国”敌人。 特朗普是这种反民主保守派转向的结果,而不是原因。长期以来,共和党一直都是走在反民主的道路上。几十年来,共和党一直心无旁骛地围绕保守派白人群体——他们想让“真正的美国”变成一个主要以白人和基督教徒组成的、由男性主宰的国家。作为一个政治理念,当代美国保守主义是从由至少是1950年代以来白人基督民族主义的“真正美国”目标化魂而来;在保守派在1970年代统治共和党之后,“真正的美国”成为了共和党人最大的担忧。 在政治和文化以及最为主要的人口结构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共和党人不再是这个政治理念的主要支持力量——当然不是在国家层面,甚至在许多“红”州,他们的立场变得越来越摇摆。这是当下政治局面中的矛盾之处:由于反对势力处于攻势,民主变得岌岌可危。不过,共和党并没有发动进攻,这不是由于实力不足,而是由于他们感觉到形势严峻。他们在对一些真实的状况作出应对。美国实际上变得越来越不那么“白”,基督教徒越来越少、越来越自由——更接近于多种族、多元化的民主。 没人比共和党人对此认知更清晰,在一个运行良好的民主体制内,虽然不太情愿,但共和党人不得不将关注从白人保守派的利益和情感上扩大,否则就会失去权力,这是他们绝不愿意的。共和党人选择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决意采取一切手段维护手中的权力,维持传统的统治结构体系。 这种情况会实现吗?在没有有效的联邦立法来保护民主并加以改革的情形下,美国会快速地在国家层面变成一个失能的伪民主体制,而在州层面,则会出现一半州是民主体制,另一半州则是一党专政。从整体来看,美国将不再是一个民主政体。 作者指出,如果认为这种局势遥不可及的话,想想美国社会曾经发生的种种情况。在1960年代民权法出台之前,如果你是一位男性白人基督徒的话,美国就是一个民主国家;如果不是,则相反。美国内战结束后的重建时期是一个例外——当时的美国强化了这个观点:美国首次想要成为一个多种族的民主政体,在白人以暴力方式应对以及所谓的“种族中立”法律规定下迅速消亡。“吉姆·克劳种族隔离法”在美国大部分地方实施:在民主党统治的南部,权威主义体系不受任何质疑,不仅让南方民主党人牢固树立白人至上的思想,同时也在让他们建立和阻碍全国性的政策。 问题是:美国最终会成为一个运转良好的多种族和多元化民主政权,还是成为一个史书记载的,短命并终遭遗弃的民主实验,并被男性白人统治的民主政体复辟?最根本的是,作者认为,要承认,当前投票权立法遭共和党否决的风险尤其大。这并不是美国独有的风险:在西方民主政体里,当政治、社会和文化等领域出现类似的冲突时,这种斗争会对世界历史产生深远影响。 责编:海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