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历史学家:共和党在让美国变成一个“权威主义”国家

中国日报网1月25日电 美国历史学者托马斯·泽曼(Thomas Zimmer)近日在英国《卫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指出美国共和党正在努力让美国成为一个由男性白人基督教徒统治的国家,这会使得美国从上到下都变成一个一党专政的“权威主义”国家。 美国历史学者托马斯·泽曼在英国《卫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截图 作者指出,对美国民主来说,2022年的开年不是一个好兆头,再次迎来美国著名民权运动人士马丁·路德金的纪念日,但美国社会一如既往的“混乱”。包括美国总统拜登在内的民主党的领袖们,在全力推动国会通过投票权法案,但最终前功尽弃:美国共和党议员众志成城地阻挡了该法案,民主党的两个激进派议员,乔·曼钦和克里斯滕森·西内马,却在弃而不舍地上演所谓的“两党合作”温情剧。这让美国人不禁提出一个问题:民主党很可能在今年中期选举中失去参众两院多数席位,美国很有可能不可避免地变成“权威主义”国家。 作者指出,这听起来只是一种假设,但并非没有可能。特朗普在大选中失利,试图推翻大选结果以失败告终;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民主党成为国会的多数党派。尽管如此,出现这种不利局面会有多大的可能性呢?2020年美国大选以来,共和党人一直在加大对美国政治体制的抨击,尤其是在各州和地方层面。共和党人团结在特朗普周围,认定“如果得到不民主,共和党不能上台执政,就毁掉民主。” 在共和党掌权的州,共和党人全力推动建立一党制,采用相同的推进策略:聚积党派选区、制定抑制选民法、通过清洗州和地方选举委员会,用让共和党统治领先州立法机构在选举操作方面有更大权力等方式以逆转未来的选举结果、为预防社会人员流动而给抗议活动定罪等手段来进行策应。这些策略不是没有具体化的,但美国最高法院由保守派占上风的现实无疑让共和党有了如此的底气。 共和党是用什么手段让他们攻击民主的行为变得名正言顺的呢?他们自认为唯有他们才是“真正的美国”拥护者,并认为对全面把控民主党的左派和“觉醒”潜伏势力的攻击,就是在维护“真正的美国”。在坚持这种立场之后,民主治理——不管是否获得多数选民的支持——都彻底不具备合法性:民主党不只是一个政治对手,从根上说是一个“非美国”敌人。 特朗普是这种反民主保守派转向的结果,而不是原因。长期以来,共和党一直都是走在反民主的道路上。几十年来,共和党一直心无旁骛地围绕保守派白人群体——他们想让“真正的美国”变成一个主要以白人和基督教徒组成的、由男性主宰的国家。作为一个政治理念,当代美国保守主义是从由至少是1950年代以来白人基督民族主义的“真正美国”目标化魂而来;在保守派在1970年代统治共和党之后,“真正的美国”成为了共和党人最大的担忧。 在政治和文化以及最为主要的人口结构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共和党人不再是这个政治理念的主要支持力量——当然不是在国家层面,甚至在许多“红”州,他们的立场变得越来越摇摆。这是当下政治局面中的矛盾之处:由于反对势力处于攻势,民主变得岌岌可危。不过,共和党并没有发动进攻,这不是由于实力不足,而是由于他们感觉到形势严峻。他们在对一些真实的状况作出应对。美国实际上变得越来越不那么“白”,基督教徒越来越少、越来越自由——更接近于多种族、多元化的民主。 没人比共和党人对此认知更清晰,在一个运行良好的民主体制内,虽然不太情愿,但共和党人不得不将关注从白人保守派的利益和情感上扩大,否则就会失去权力,这是他们绝不愿意的。共和党人选择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决意采取一切手段维护手中的权力,维持传统的统治结构体系。 这种情况会实现吗?在没有有效的联邦立法来保护民主并加以改革的情形下,美国会快速地在国家层面变成一个失能的伪民主体制,而在州层面,则会出现一半州是民主体制,另一半州则是一党专政。从整体来看,美国将不再是一个民主政体。 作者指出,如果认为这种局势遥不可及的话,想想美国社会曾经发生的种种情况。在1960年代民权法出台之前,如果你是一位男性白人基督徒的话,美国就是一个民主国家;如果不是,则相反。美国内战结束后的重建时期是一个例外——当时的美国强化了这个观点:美国首次想要成为一个多种族的民主政体,在白人以暴力方式应对以及所谓的“种族中立”法律规定下迅速消亡。“吉姆·克劳种族隔离法”在美国大部分地方实施:在民主党统治的南部,权威主义体系不受任何质疑,不仅让南方民主党人牢固树立白人至上的思想,同时也在让他们建立和阻碍全国性的政策。 问题是:美国最终会成为一个运转良好的多种族和多元化民主政权,还是成为一个史书记载的,短命并终遭遗弃的民主实验,并被男性白人统治的民主政体复辟?最根本的是,作者认为,要承认,当前投票权立法遭共和党否决的风险尤其大。这并不是美国独有的风险:在西方民主政体里,当政治、社会和文化等领域出现类似的冲突时,这种斗争会对世界历史产生深远影响。 责编:海闻